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迷了吧!這是正經守墓?討論-第五十八章:再現催眠讀書

迷了吧!這是正經守墓?
小說推薦迷了吧!這是正經守墓?迷了吧!这是正经守墓?
徐丽冷漠的看了一眼程小染,并没有想要回答她的意思。
易小六察觉到了异样,有些疑惑地走过来问道:“怎么了?你刚刚说的飞刀之术怎么回事儿?”
“她……她用的是程家祖传的飞刀术,我奶奶教过我,上一个会飞刀术的人是我姑姑!”
程小染再也没办法控制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下来。
程灰对她极好,哪怕两人并不是母女关系,也改变不了其中的亲情,而三年前程灰死在大墓里,也让程小染格外的心痛。
直到后来易小六去了一趟程家,说第二次下大墓的时候见到了程灰的笔记,但却没有看到尸首,很有可能人还活着。
那么……
映日 小說
徐丽会不会就是程灰?
这个怀疑也瞬间在易小六的心中浮起,他主动走到徐丽面前,声音冷漠的说道:“把你脸上的面罩摘下来!”
“摘面罩?你觉得你有这本事?”
徐丽冷笑了一下,她身边的人也齐刷刷的拿起了手里的机枪,大战一触即发。
王庭往前走了一步,挡在易小六和徐丽前面,皱起眉头说道:“六爷,这种关键时刻不要搞事情,我们内斗不是给了那东西机会了么?难道你忘了我们这次下墓的主要目的么?”
听着他的话,易小六依旧纹丝不动,目光直直的锁定在徐丽的身上。
“你会程家的飞刀术,你是程家的人,还是在哪里偷学的!”
徐丽皱起眉,把玩着手里的飞刀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我了。”
易小六说完,一把将王庭推开,脚掌轻点地面,迅速冲到了徐丽面前,一直手伸出想要去摘她脸上的面罩。
徐丽不慌,一只手打在易小六的关节上,用最小的力气博最大的力道。
拆解了他的一击,徐丽的身子瞬间倒退,一枚飞刀射出,直指易小六的胸口。
只见他瞬间侧身而过,耳旁响起了劲风的声音,但哪怕是这一道劲风,也还是划开了易小六胸前的衣服,甚至还有丝丝血迹渗透出来。
锃!
飞刀插在墙壁上,刀身不停地颤抖着。
刚刚徐丽的那一击,分明就是想要了他的性命。
八门的其他人也举起了手里的机枪,紧张的看着两人的再次交手。
易小六的一拳一肘,次次到肉,可徐丽凭借着灵巧的走位通通化解,两人打的难解难分,一时间很难分出胜负。
而其他人也不敢开枪,生怕会打到自己人身上。
南宫玲站在一旁,凝重的看着眼前的交手,徐丽的伸手很好,并不在易小六之下,在八门中,能够在近身肉搏中和易小六打得难解难分的人可并没有几个,而其中一个就是程灰。
程小染仔细的看着徐丽的出招,每一招都让她觉得格外的熟悉,像极了她的姑姑。
突然,一道轰鸣的大叫声从墓室另一端的甬道里传了出来。
所有人浑身一颤,目光瞬间被漆黑的甬道吸引了过去。
在黑暗中,好像有着一股神秘的力量,让易小六感到一定的压迫感,甚至波澜不惊的心里还有着焦躁不安,在折磨焦躁中,还有着一种冲动,他想要进入甬道。
其他人也纷纷站在原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看向了漆黑的甬道。
一瞬间发生的这一切,等到易小六感到不妙的时候,已经迟了。
只见八门带来的弟子和徐丽带来的人齐刷刷的朝着甬道的方向快步的跑过去,紧随其后的就是南宫玲。
在南宫玲路过易小六身边的时候,他一把将南宫玲推到在地上。
可再像拦着其他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陈木榆离洞口本就极近,可就在跑到洞口的时候,只见他膝盖一弯,脚软一下子趴在了地面上。
这一摔可摔得不轻,但也让陈木榆回过神来。
只见在他的旁边掉落着一颗石子,想必是易小六匆忙之下甩出去打到了他的膝盖,这才阻止了陈木榆。
但是其他人,真的来不及救了。
易小六和南宫玲跑上来,连忙拉着陈木榆往后退,而徐丽也只保下来王庭一人。
八门的家主因为有了易小六的提醒,苏宁和程小染被陈伯死死地拉着领口,裴姑姑之前落水的缘故,身体还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费国生趴在地上,一点一点的朝着洞口的方向爬着,可爬了一会儿背部传来的疼痛,这才恢复了神志。
而南宫玲在摔倒的时候,撞到了白吉吉,俩人滚在了一起。
陈木榆脚踝受伤,再加上被易小六这样拉扯,整个人都快要背过气去了。
突然,他颤抖着手指着里面微弱的说道:“他们……停了。”
停了?
易小六疑惑地看了过去,手电筒朝着里面照射,因为是强光手电筒,所以照射的距离要比正常的远上许多,确实是之前跑进去的人,可是他们怎么停下了?
南宫玲摇晃着她手中的手电说道:“里面……有东西,而且感觉场地很大,很空旷!”
“要不……我们去看看?”
陈木榆有些无语的看着南宫玲:“都这个时候了,还过去看?这不是找死么?”
但是还不等其他人说话,易小六朝着大家做了个手势,让所有人不要说话,自己则是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跟着我,不要掉队!”
其他人哪怕心中再怕,还是走了过去。
在路过停下的人影时,易小六发现这些人双眼空洞,像失去了魂魄一样,如行尸走肉。
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居然还有这种效果?
陈伯也走了上来,在易小六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刚刚那一声吼叫有控制神志的能力,你和我是因为精神强大,所以还可以游刃有余, 但是……”
他说着,看了一眼旁边的徐丽。
“徐丽不对劲,她的精神状况很不对,像是在此之前受到了更厉害的催眠。”
催眠?
易小六愣了一下,看向徐丽的目光充满了狐疑。
徐丽是方千重的人,而方千重是一个不弱于陈伯的催眠者,难道他给徐丽进行了催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