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ptt-1. 交談閲讀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你怎么有空来我这?”
青珏望了一眼罗丝,然后才慢悠悠的说道。
她和罗丝的关系并不算亲近。
事实上,自从曾经和温媛媛决裂后,青珏在妖盟里就没有任何走得比较近的妖族,所以更不会有什么朋友可言,毕竟她的实力摆在那,够资格和她交谈的也就只有敖天、罗丝、孙长安、万年青、凰菲菲这五人而已。虽说八王也算是够得上资格, 但他们可不敢轻易来叨扰青珏大圣。
再加上青珏常年都不在青丘,总是偷偷跑去看黄梓,所以也就更没什么人能够和她说得上话了。
也就是最近为了对付窥仙盟和敖天,所以青珏才会和温媛媛、罗丝站在同一个阵营,彼此间多了一些走动。
但正常情况下,她们如今这几位代表着妖盟最高战力的大圣也不会轻易离开自己的镇守防线,毕竟她们的对手可是掌管了妖盟八千年之久的碧海龙王, 对于妖盟哪条防线比较薄弱,哪个氏族比较弱小,哪处地形容易进攻,他都一清二楚。所以在几次交锋失败后,青珏、温媛媛、罗丝不得不做出收缩防线的策略。
本意上,她们是希望敖天攻克下这些区域后,会驻兵防守,将这些土地赐给跟随他的那些妖盟氏族,如此一来她们几人也就能够想办法去骚扰骚扰对方,拖住敖天的战争节奏。
但没想到的是,敖天根本就不占据这些土地,基本上都是竭泽而渔式的掠夺一番后,要么继续进军,要么直接撤离,完全不给青珏等人任何机会。
无奈之下,青珏、温媛媛、罗丝也只能亲上前线坐镇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 所以对于罗丝来找自己, 青珏才会感到奇怪。
“有些事想和你商量一些。”罗丝回答道,“不用担心我那边,我已经做好布置才过来的。”
我的后宫全是反派魔女
青珏点了点头, 然后指了指地板,示意罗丝坐下说。
与外人想像中的奢华享受不同,青珏虽然贵为大圣,但她的房屋布置却是相当的简朴。
地板上只是简单的放了一些毛茸茸的兽皮充当座椅,然后就是一张床、一张矮几桌,桌上放着几个木碗,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了。
若不是坐在这屋子里的人是青珏大圣,真没人敢认为这里就是青珏大圣的故居。
罗丝拿起一个木碗,喝了一口里面的茶汤。
很少有人知道,大名鼎鼎的青珏大圣非常擅长煮茶汤,而且她的茶汤不仅芳香浓郁,而且还有安神静气之类的特殊功效,不仅能够让人心神宁定,还有激发体内各种残余的潜能力量,让喝下茶汤的人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修炼都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不过,能够喝到青珏大圣煮的茶汤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放下木碗, 罗丝才开口说道:“窥仙盟突然有动作了。”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我知道。
”青珏点了点头, “敖天那家伙, 突然摆开了阵线,打算同时向我们三人驻守的方向发起进攻。如果不是窥仙盟有大动作的话,他是不敢如此猖狂的。……你听到什么传闻了?”
将死之人
妖族如今还有七圣。
但凰菲菲得坐镇万事楼,万年青也得坐镇南州,而北州妖盟这边有温媛媛、青珏、罗丝三人坐镇,隶属于窥仙盟那一方的仅有敖天和孙长安。只是孙长安得在中州坐镇神猿山庄,不能轻易离开,否则的话神猿山庄必然会被叶瑾萱等人攻破,因此在青珏等人收缩防线后,敖天根本就不敢再轻启战端,毕竟一旦他被缠住,其他两位大圣赶过来的话,他肯定得死。
从某方面上而言,如今玄界的局势是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中。
但真正维系着这种平衡的,却是至今没有人知晓下落的黄梓,毕竟他这把剑实在太利了,一旦窥仙盟有什么动作从而疏漏防守的话,那么被黄梓成功绕后的话,他是真的可以实施斩首战术的。
不是常规意义上的那种只斩一人,而是他一个人就可以端掉整个窥仙盟的高层。
玄界第一人的称号,可不是他自封的,而是实打实的打出来的。
“万年青好像出事了。”罗丝沉声说道,“窥仙盟好像倾巢而出了,你说黄梓会不会……”
青珏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起来,整个人的身上,有了一股煞气。
房间内,瞬间降温。
木板甚至发出了宛如承受不住压力般的咔咔响声。
罗丝内心突然有一种恍然,难怪青珏的房间布置得这么朴素,她身上这种威压根本就没有任何家具器皿能够承受得住。
“我明白了。”青珏点了点头,“敖天不愧是‘太子’,当年跟我们玩在一起的时候,就最喜欢缠着黄梓下战棋,看来的确是学到了不少东西。”
“他是要故布疑阵?”罗丝脸上露出一丝惊讶,“那我们现在不是应该发动进攻吗?”
青珏斜了一眼罗丝,然后才说道:“你都能想到的东西,他会想不到?”
“你什么意思?!”罗丝气得脸都扭曲了。
“听不懂?”青珏一脸讶异,“抱歉,看来我太高估你的智商了。……我刚才的意思是,你是个蠢蛋。”
“你……”
“想要证明我说错了的话,那你说说,敖天此举的做法。”青珏撇了撇嘴,“要是媛媛在这里,她瞬间就能想明白了,不过她在我眼里也是个蠢蛋,你要是连她都比不上,那我就要收回你是蠢蛋的评价了。……我觉得傻子更适合你。”
“我可没有你这狐狸精那么多花花肠子。”
“黄梓输了。”青珏撇嘴,一脸不屑,“他说,你们蜘蛛氏族最擅长就是玩弄阴谋诡计,他还说,尤其是你这种自称‘罗丝’的人,就更可怕了。……我和他打赌,说你是个蠢蛋,他不信,现在证明,我赢了。”
罗丝气得咬牙切齿。
“敖天这人,向来谨慎小心,而且有时候宁愿吃点小亏,也不愿吃大亏。”青珏开口说道,“我承认我之前小看他了,但从他不占领那些我们放弃的土地,而是继续不断的推进阵线后,我就不会再小瞧他了。……他摆开阵线,对我们三人镇守的防线发起进攻,就是想要诱使我们出阵。”
“他做了埋伏?”
“是的。”青珏点了点头,“只要我们出阵,想要去攻击他,那么我们肯定会收到一份大惊喜。……你猜,他现在身边隐藏了多少位窥仙盟的人员?”
独自一人的异世界攻略
“想要稳吃下我们三个的话,包括他在内,恐怕得有五个人吧。”
“不。”青珏摇了摇头,“只有一个人。”
“什么?”罗丝愣了一下。
“敖天真正的目标,只是我而已。”青珏缓缓说道,“温媛媛会有人拖住她的,所以敖天只需要再隐藏一个人,他就可以将我拿下了。……最不济,我贸然出击的话,也会被窥仙盟的人重创,届时整个北州就会彻底失守了,而敖天也能在窥仙盟的帮助下,整合整个妖盟的力量。”
“只有两个人的话,拦不住你吧?”罗丝皱起了眉头。
“是啊。”青珏点了点头,“可这不是还有你嘛。”
罗丝抬起头,望着青珏:“你什么意思?”
“如果还想要我信任你,那么就别再藏着掖着了。”青珏摇了摇头,“我前段时间一直都呆在妖皇宫,直到最近才回来,你知道为什么吗?”
“难道不是为了《妖皇典》的下册吗?”
“一半的原因。”青珏点了点头,“另一半的原因,是我想看妖皇宫的藏书。……敖天身份暴露得有点早,所以他根本来不及处理掉妖皇宫内的那些藏书,也因此让我在里面发现了很多很有意思的东西。”
罗丝没有说话,只是望着青珏,但她的眼神却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
校长的讲话
继续说。
“裂魂魔山蛛想要进化,必然会制造出四位圣使,分别为理智、力量、掌控、族群。而其中最关键的,并非是前三者,而是第四者,亦即是族群。”青珏继续说道,“因为只要族群诞生了,那么裂魂魔山蛛就算死了,它也可以在代表着‘族群’的子嗣身上重生。”
“天元秘境里那只裂魂魔山蛛,就是你们幽影氏族的先祖放进去的吧?”
罗丝突然叹了一口气。
“看来,你都知道了啊。”
“是啊。”青珏点了点头,“你是第三任族长,所以我可以肯定,这并不是你的手笔,毕竟你那么蠢,如果真的做过这种事,早就被人看出来了。……但你的先祖就不好说咯,我也没接触,不知道她的脾性,但我可以肯定,她应该是窥仙盟的人,或者是跟窥仙盟合作相当密切的人,不过这种推论我更倾向于前者。”
“为什么?”
“因为窥仙盟渗透了妖盟。”青珏缓缓说道,“你家先祖曾是窥仙盟的人,所以窥仙盟才能够渗透妖族,甚至敖天也很有可能是你先祖引荐进窥仙盟的。……只不过,有些事我不是当事人,所以一些细节我还没弄清楚。例如,敖天是在离开我们之后才加入的窥仙盟,还是他先加入窥仙盟后才和我们玩到一起。”
“他是在被黄梓驱逐后,才加入的窥仙盟。”
罗丝沉吟了片刻,然后才开口说道:“不过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和窥仙盟有所合作,并没有真正的加入,直到天穹梧桐秘境那件事后,他才真正的下定决心加入了窥仙盟。”
“这么说,窥仙盟已经找过你了?”
“是。”罗丝坦诚的点了点头,“我也是敖天突然找上我之后,我才知道了这些事。……我的先祖,当初并没有发现体内的裂魂魔山蛛,等到她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那会她已经开创氏族,有了很多子嗣。所以,这也是我们幽影氏族为什么偶尔会出现返祖现象的原因,因为我们的血脉从一开始就被污染了。”
“而当年,窥仙盟找到我的先祖,答应帮她解决幽影氏族的血脉污染问题,重新恢复血脉的纯净,让我们这一族不会再有返祖的危险。而作为代价,则是将那颗裂魂魔山蛛的蛛卵交给他们,并且让我先祖加入窥仙盟。”
“我明白了。”青珏点了点头。
后面的事,罗丝不用说,她也能够推断出来了。
窥仙盟那会并不算强大,所以只能暗地里发展,因此给罗丝的先祖下达的命令就是尽可能的在妖族发展成员,而这也是为什么后来窥仙盟能够煽动妖族和人族大战的原因。毕竟当时妖族已经有很多窥仙盟的成员了,而且一旦被裹挟大势,就算是三圣也只能硬着头皮顺从民意,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证自己不出手。
“窥仙盟看来从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布局了。”青珏啧啧称奇,“只是没想到我夫君比较厉害,坏了他们的计划。”
“是。”罗丝点了点头,“敖天说过,太一谷是最大的变数,在原本的星象命运线里,是不会有太一谷的存在,但没人知道为什么星象的昭示会彻底偏离。……若非如此的话,窥仙盟早就已经打开天门,重新让玄界和仙界接触了。”
对于罗丝的这句话,青珏并没有回答。
作为玄界术修第一人,青珏怎么可能没有涉猎关于占卜之类的事,甚至就算顾思诚替太一谷的人都做了遮掩,但青珏只要想的话,还是能够看到太一谷所有人的星象。
而她,也确实替太一谷所有人都起过一卦。
但卦象上,太一谷全员却都是早已死去的人。
那一次,青珏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能力。
但也正是那一次,让青珏明白,这个世上真的有些人是不能去算的。
“那么你的回答呢?”青珏又给罗丝倒了一碗茶汤,“敖天找你,就是为了让你把我引诱出阵,只是他没有想到你是个蠢蛋,所以被我看出了破绽。……我现在没有动手,是因为我没在你身上感受到任何杀意与敌意,所以我才想听听你的真实想法。”
“我……”罗丝抿着嘴,片刻后才说道。
……
玄界,北海。
一艘隶属于万事楼的灵舟,再一次破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