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踏星 txt-第三千五百七十六章 陸隱與九仙推薦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无皇脸色更低沉,灭无皇有什么实力他很清楚,经历过那么多高手之战,最后竟还能击溃灭无皇,杀去南游界解决一难,那位陆桑天莫非真有御桑天的实力?
磐石论道,御桑天出手,灵化宇宙的人并不清楚,那次对弈,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尤其还被愚老遮蔽了外界视线。
陆隐他们对抗御桑天,灵化宇宙的人不知道,但通过陆隐一次次战绩,他们很确定,除非御桑天出手,否则还真没人能对付陆隐。
“行了,你们玩吧,真有意思啊,大宇山庄。”九仙笑眯眯要离去,她也不打算去天外天了,桑天,无需被某些规矩束缚。
金翅看向九仙,道:“九仙桑天要走了?那青云怎么办?”
九仙看向金翅,脸色平静如水:“什么意思?”
金翅道:“青云和青箫都被那位陆桑天抓住了,当做侍女,那位陆桑天有四位侍女,分别是瑶宫主,才可清,青云,如沐。”
无皇冷笑,看向九仙:“轮到你了。”
所有人都知道九仙看重青云和青箫,她想置身事外,怎么可能?
“间渊一战,念仙也被抓了,生死不明,他出手就是想救那对姐弟,但面对那位三当家根本没什么还手之力。”金翅继续挑拨。
九仙目光一闪,随后不在意笑了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数,既然被抓,那就算了,关我什么事。”说完,她一步踏出,离开战舟,朝着南游界而去。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金翅小声道:“疆主,她?”
无皇冷哼:“她不会放弃那俩姐弟的,不过是想让我先跟大宇山庄碰,可笑。”
“那我们?”金翅试探。
无皇看向他,目光又扫过一众万兽疆修炼者:“先回去再说。”
他不蠢,有些事没必要那么着急,代表灵化宇宙脸面的是御桑天,又不是他万兽疆。
万兽疆虽然吃了不小的亏,很多人都认为他会暴怒对大宇山庄出手,那就让他们失望吧,他会出手,但不是现在。
然而下一刻,一则消息传来,让无皇彻底暴怒。
一封战帖,自万兽疆送去了大宇山庄,无皇挑战陆桑天。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一刻,无皇就知道,这,是灭无皇那个混蛋的礼物,那个混账把他放在火上烤。
灵化宇宙再度沸腾,无皇一回来就挑战陆桑天?这不是成就桑天之战,此战一开,必有其一失去桑天之位,尤其祭灵之日要来,为什么不等到祭灵之日后再开战?
祭灵之日对整个灵化宇宙都重要,御桑天带领七大桑天有可能看到奇景,这个奇景是什么,灵化宇宙每任御桑天都能看到,却从未有文字记载。
无皇这时候挑战陆桑天,他是牟定可以战胜陆桑天,否则不会这么冒险。
这是外界所有修炼者的看法。
无皇本人差点被气吐血。
他没那么牟定,尽管对自身防御信心极强,但间渊一战与南游界一战,陆隐打出的威名让他没底。
如此激烈的战斗竟还探不到底,他曾经靠本身实力是面对三位桑天不败,但也没胜。
陆隐的战绩绝对不在他对战三位桑天之下,除非动用序列之基,但序列之基毕竟是外物,而且,序列之基也不是用来对付那位陆桑天的。
金翅,小三头毙那些万兽疆修炼者是希望无皇出手的,整个万兽疆都在等着无皇归来替他们找回尊严,当然,也有一批万兽疆修炼者理智,很清楚大宇山庄的可怕,保持沉默。
说到底,是否开战,还要看无皇自身。
灭无皇送去的战帖只是个引子,将此事挑出来。
远方,九仙也听闻战帖的消息,愣了愣,灭无皇那家伙真够阴的,但此事与她无关。
至于青云与青箫,不急,她要先了解大宇山庄,了解那位陆桑天。
不久后,九仙回到南游界,一眼看到破碎的山谷,平静落下。
万兽疆已经将此事说了,她的山谷破碎,南游界的天手也几乎被击溃,一难更是生死不知,一个个都挺惨。
九仙站在破碎的山谷上,蹲下身,捡起画像,深深看着,你到底在哪?
这时,虚空扭曲,一道人影走出。
九仙看去,疑惑了一下,随后想起什么,目光一凛:“陆桑天?”
来人正是陆隐,听到战舟返回的消息,他直接就来了南游界,他等这一天也等了很久:“九仙,终于回来了。”
九仙看着陆隐,嘴角带着浅浅笑意,面容微红,带着些许醉意:“陆桑天不去找无皇应战,来我这做什么?打算把那俩姐弟还给我?”
陆隐背着双手,看着九仙。
九仙与他猜测中的形象差不多,样貌美丽,气质缥缈,青箫说九仙最喜欢喝酒,不应该叫九仙,而应该叫酒仙,时刻都是半醉半醒的样子,还喜欢恶趣味。
天外天双绝这个称号就出自九仙。
瑶宫主对她很不满,却无可奈何,九仙的实力超出瑶宫主太多。
“那俩姐弟,九仙如果想要,可以带走。”陆隐淡淡道。
九仙松开手,任由画像飘落:“那就多谢陆桑天了,还有什么事?让我猜猜。”她想了想,喝了口酒,放下酒葫芦,看向陆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你想邀请我对付御桑天?”
陆隐诧异:“听口气,你好像不一定拒绝。”
九仙大笑:“为什么拒绝?我看御桑天也不顺眼,但抱歉,我还是会拒绝。”
“为何?”
“打不过。”
“这么确定?”
九仙深深叹口气:“御桑天虽然不是永生境那种让人连碰都碰不到的怪物,但苦厄大圆满也很强了好不好,你,我,就算加上其余桑天也不是他对手。”
喝了口酒,打个酒嗝:“不过如果做好拼死的准备,死上几个还是有希望的,我可没做好死亡的觉悟。”
陆隐摇头:“此次找你不是为了对付御桑天。”
九仙好奇:“那还能有什么事?天手?我们只是邻居。”
陆隐面色肃穆,指着九仙脚旁的画像。
九仙低头,看到画像,眉头微蹙,低着头的目光闪烁,带着惊愕与若有所思,再抬起,又恢复了原样:“什么?”
陆隐淡淡道:“画像。”
九仙不解:“画像,怎么了?”说完,喝了口酒,身体都有些摇晃。
即使恨也爱你
陆隐道:“画像里的人,叫风伯。”
九仙不断灌酒,挡住了面容,只看见喉咙不断起伏。
陆隐继续:“我认出风伯,你不意外,因为你也猜测到风伯或许在天元宇宙,在这一刻,你已经有了去天元宇宙的打算了吧。”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他现在不在天元宇宙,而我,是唯一可能会找到他踪迹的人。”
风伯已经死了,陆隐追杀骨舟,捏碎了不朽的种子,在他认知中,风伯永远不会再出现。
现在回想起来,他多少有点后悔,不朽的种子被捏碎前风伯明显有话要说,可惜,那时候没让他说出来。
那时候陆隐急着追杀永恒,忽略了风伯,可惜。
九仙一口气灌了很多酒,猛地放下,毫无形象的用衣袖擦了擦嘴:“他现在在灵化宇宙。”
第一重裝 小說
陆隐笑道:“不在天元宇宙,却未必一定在灵化宇宙。”
九仙看着陆隐,目光朦胧,但眼底深处却比之前更清醒,风伯二字,让她怎么也灌不醉自己:“意识宇宙?”
“风伯属于哪?”陆隐不再回答,直接问。
九仙摇摇晃晃坐下,脚踩着风伯画像:“听不懂。”
陆隐一步步接近九仙:“你跟风伯什么关系?他属于哪方宇宙?”
九仙自然道:“当然是灵化宇宙,怎么,你还知道除了这三者宇宙之外的宇宙?”
陆隐道:“你跟他什么关系?”
“仇人。”
“什么样的仇?”
九仙嗤笑:“陆桑天,你很有意思,我跟这家伙的仇与你有关?怎么,他是你什么人?听口气,你对他貌似也不是很在乎,你们也是仇人吧。”
“我不信他属于灵化宇宙。”陆隐直言。
九仙挑眉:“那属于哪?意识宇宙?”
透視神醫 奧古
陆隐眼睛眯起:“九霄,上御之神。”
九仙神色平静,带着迷惘:“谁?你们天元宇宙的神?”
“你不想找到他?”陆隐问。
九仙不屑:“总会有找到的一天。”
“如果死了呢?”陆隐反问。
九仙目光一寒,不过瞬间又恢复,洒脱的喝了口酒:“算他走运吧。”
陆隐忽然出现在九仙眼前,一掌打出,毫无预兆。
九仙随手砸出酒葫芦。

酒葫芦破碎,九仙步步后退,眼前,陆隐一掌穿透虚空,不断接近,眼看一掌降临,九仙张开双臂,猛地双掌互合,发出啪的一声轻响,与此同时,她周身隐约出现一道白色的门户,带着暗金色条纹,刻画出朦胧的图案,充满了尊贵与缥缈之气,如同不属于这世间。
随着她双掌互合,门户同时合上,封闭在身前。
陆隐一掌打中门户,轰的一声,南游界震荡,巨大裂缝顺着大地蔓延,将南游界一分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