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孤槍點將臺-第七十三話 勢均力敵分享

孤槍點將臺
小說推薦孤槍點將臺孤枪点将台
李瀛川这居高临下的口气差点把杜老三给当场送走。
此时他的内心深处除了恐惧、愤怒之外,竟还产生了一丝悲凉。
爱如幻影
想他好歹也是个堂堂“朱雀境”高手,此时竟被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给鄙视了,可世事就是这么让人琢磨不透,谁能想到对方是个“白虎境”高手呢?
真是应了那句“大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但他真的不想就这么灰溜溜的认输,一旦认输,那就代表着他用背叛换来的荣华富贵将全部烟消云散,可他还没有享受够呢,怎能就此放弃?
也难怪他这么想,如今怕是傻子都能看出双方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就算打不过李瀛川,他也要为荣华富贵的生活再做最后一搏,万一胜了呢?
就算胜不了,能够在“白虎境”的追杀下逃离此处,也够他吹上一辈子了。
想到这,他也不管额头上不知是因为闷热还是害怕而流下的汗珠,抓着手中的长弓就向李瀛川冲去。
这番操作倒是让李瀛川没有想到,杜老三那家伙是准备跟他硬碰硬吗?但他作为一个弓箭手,就这么直愣愣的跑过来与李瀛川玩近战,以己之短攻人之长,他这是脑袋被驴给踢了吧?
不过这都无所谓了,既然对方率先出手,那就看看到底是谁最硬!
李瀛川手握长枪蓄势待发,眼瞅着近在咫尺的杜老三不知他会用什么方法攻击自己。
就见奔跑中的杜三右手一拍长弓,那长弓两端竟然翻出两把隐藏在躬臂里的弯刀!
李瀛川双眼一亮,这东西有点意思嘿,还能这么玩?他可是从来都没见过。
可他的这种因见到新奇玩意儿而惊喜的表情落在杜老三眼里那就变了一个味道,杜三还以为是李瀛川看不起他,内心忿忿不平:
“我都攻过来了,你现在做这表情真的合适吗?老子这就让你尝尝我隐藏多年的近战能力!”
杜老三是越想越气,举起长弓,口中一声大喝:
“你给老子去死吧!”
话音刚落,就见长弓一端的弯刀被杜三给举了起来,接着狠狠的砸向了李瀛川的脑袋。
李瀛川抬起双臂,弯刀“铿锵”一声挂在了银枪之上,可杜老三显然不想给李瀛川反应的机会,另一端的弯刀直接上挑,刀尖刚好对着李瀛川的胯下。
这下要是被他挑中,老李家估计就得绝后了。
李瀛川感受着刀尖袭击的位置,内心大怒,急忙抬起右腿,膝盖弯曲,正好卡在长弓弓弦与弓臂的交界处。
接着他旋转身体,离开弯刀的攻击路线之后,弯曲的膝盖顺势伸直,一脚扫向了杜老三的腰腹位置。
但杜老三貌似提前预知了李瀛川的攻击手段,早他一步利用坚硬的躬臂挡在了李瀛川的脚背之上。
虽然这一脚让他横向移动了几步,可一点也不耽误他继续放出杀招。
李瀛川一边与之对战,一边内心惊讶,没想到杜老三作为一名强大的弓箭手,近战术竟然也能如此犀利。
只见杜老三将一张长弓耍的虎虎生风,虽说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但却给李瀛川带去了不少麻烦。
如果不是之前为了抵挡铁箭而唤出了青枳云甲,此刻他的身上怕是早就被杜老三藏在躬臂当中的弯刀给划出了不少伤口。
重生之军长甜媳 小说
谁能想到“白虎境”的李瀛川在面对破釜沉舟的“朱雀境”杜老三时,完全看不出高境界对低境界的压制,双方你来我往,一时间竟不相上下。
突然,杜老三在抵挡住李瀛川角度极其刁钻的一枪之后,以极快的速度从腰间箭筒内抽出两支铁箭。
最强透视 小说
然后趁李瀛川双手握枪,来不及反应之时,恶狠狠的就向他的脖子扎去。
只见两支铁箭微微错开,不管李瀛川往前躲还是往后躲,总有一支是奔着他的脖子而去。
杜老三对敌人攻防的路线显然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洞察力,这点从先前李瀛川身着青枳云甲硬抗的那三箭就能看出端倪,杜三总能在千钧一发之际找到最适合的攻击线路,这也许就是他作为一名弓箭手的职业敏感度吧。
李瀛川眼看铁箭就要刺进脖颈,此时再做反应已然来不及了,可脖子上没有青枳云甲的防护,一旦被对方得手,怕是今天就得交代在这了。
堂堂“白虎境”会让自己死的这么憋屈吗?
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就在杜老三以为即将得手的时候,李瀛川一抬胳膊,肘部正好撞在铁箭之上。
虽说这一击改变了铁箭前进的轨迹,可那黝黑的箭头此刻正奔向他的脑袋。
杜老三一愣,心里不由想到:
“他是怕自己死的太慢吗?”
要知道箭头插进脖子里面,如果位置合适,至少还有一半的几率存活,可一旦插进了脑袋里,等待李瀛川的就是一个鼓起的土坑和一块冰冷的墓碑了。
这般作死的行为虽然杜老三理解不了,但李瀛川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理由。
只见他猛然以极快的速度将身体下坠,两支铁箭擦着头皮而过,有惊无险的将将避开了这看似势在必得的一箭。
原来就在杜老三抽出铁箭的同时,一直默默修炼的“青牛通玄术”早就让他察觉到了前后移动并不可行,所以他在肘击铁箭的同时就选择了向下躲闪。
看着原本十拿九稳的一击被李瀛川轻松躲过,杜老三的心里更加着急,他感到自己体内剩余的劲气已经不多了,最多再能坚持一盏茶的功夫,如果在这段时间里他依旧不能击伤甚至击杀对方、再或者逃掉的话,那今天估计就得交代在这了。
不过他不愧是叛徒出身,就在李瀛川刚刚准备反击的时候,急忙大喊一声:
“好汉饶命!”
李瀛川被他这一嗓子给吓了个不轻,但已经抬起的脚却并没收回,他决定先踹一脚再说,当即一鞋底蹬在了杜老三的腹部。
只看杜三在这一鞋底的威力之下躬身飞出去老远,然后躺在地上“哎呦,哎呦”的叫唤个不停,李瀛川这才装模作样的问道:
“你刚刚说话来吗?之前我太过投入没听见你说的什么,麻烦你再说一遍。”
躺在地上的杜老三看着李瀛川那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简直都快把牙给咬碎了,但为了活命,他只能用哀求的口吻又说了一遍:
魔姬 第二卷 血脉
DIY侠
“大人饶命。”
李瀛川看着他眨了眨眼,说了一句差点让他憋出内伤的话来:
“我是你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