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她在冷宮慘死後,狗皇帝跪着求原諒 冰糖不是玥-第三十三章:葉向塵送汐瑤獵物看書

她在冷宮慘死後,狗皇帝跪着求原諒
小說推薦她在冷宮慘死後,狗皇帝跪着求原諒她在冷宫惨死后,狗皇帝跪着求原谅
回到营帐,齐轩把怀里的人放在软榻上,他运行真气传给汐瑶。
感受到体内源源不断地真气贯入,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只穿着亵衣,正裸露着背部,而齐轩的手掌正贴在她皮肤上,给她渡入真气。
她白皙的脸颊立马变得羞红,回身给了他一巴掌,低声怒斥,“下流!”
齐轩因为寒疾刚刚发作,又被突然打断运气,他觉得胸口热血上涌,吐出一小口鲜血。
“你,你没事吧。”她虽然很生气,但是看到齐轩吐血,还是下意识的扶住他,
其实这点血对于齐轩来说根本什么,刚才他因为着急汐瑶的身子,所以虽然脱下了她的外衣,他也并无杂念,只想为她渡气。
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
现在这小花猫会咬人了,看来是没什么事了。
他这才注意到她几乎暴露在外面的上半身,白皙光洁的肌肤。
于是假装虚弱无力,靠在她的身上,肤若凝脂般的触感,还有她身上的香味,本来只是想捉弄她一下,可他却好像痴迷了,喉结滚动滚动了一下。
他的手慢慢攀上她的脊背,他常年习武,粗粝的手指给肌肤带来战栗感。
汐瑶整个人僵住,赶快推开他,拉起衣领穿好衣服。
看她这副被人欺负了的娇羞模样,他的心疼涌上一丝悸动,但又很快的遮掩了过去。
两人之间一时无话可说,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对了,上次救陈念芙,你答应我三个心愿你还记得吗?”
契约100天,薄总的秘密情人 小说
“嗯,你说。”他坐在床边,转动着手指上的玉扳指。
实际上别说三个愿望,只要是她想要的,就算是天上的月亮,他也倾尽所有要给她摘来。
只要她愿意留在自己的身边。
汐瑶嘴角一弯,“我想把小珍珠,养在安和宫里。”
齐轩这才偏头看向她,像是听错了般,又问:“养在孤的寝宫?”
不是不是,虽说能摘月亮,但是自古也没有哪个皇帝把马养在寝宫吧?
安和宫可是全皇宫最最贵的地方,别说马了,就连皇后都不能随便进去。
“是呀,因为我住在安和宫里嘛,我想亲自养它,一年才见一次太久了。”她见齐轩表情不对劲,她就知道这皇帝是个小气鬼。
当初答应她三个心愿,这才一个,就这副表情。
齐轩笑了,被她气笑了,“你可知道,安和宫,里面随意一个小物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就连皇后太后都不能随便进,你要当成马厩?”
汐瑶做了个嫌弃的表情,小声嘀咕道:“那皇后太后也没少去安和宫抓我啊,而且……而且上次我逃跑出宫,身上没有盘缠,我拿了安和宫几个看上去很值钱的小物件想去外面典当换钱……”
汐瑶自顾自说着,根本没发现齐轩铁青的脸色,“那当铺根本不收,可见也不是很值钱……不过还好遇到了叶向尘,他挺有钱的,哈哈哈。”
“哪个当铺敢收皇室的东西?东辽蛮荒之地,能比孤富庶?不可理喻。”齐轩一脸怒意,拂袖而去。
“诶,那可不可以养小珍珠啊?”齐轩没有回答她,头都不回的走了。
她不知道自己哪说错话了,他这么生气是因为她偷了安和宫东西吗?
她对天发誓,她只拿了些最不起眼的小物件,一个小茶盏,一双银筷子什么的,这齐轩还真是小气。
在她正郁闷时,手边碰到一个油纸包,打开后是两颗橘子糖。
算齐轩这小子识相,一会喝药就不怕苦了。
———-
“怎么样,可查到了什么。”叶向尘派墨生去查汐瑶的底细。
墨生行了个东辽礼仪,然后说:“打探到汐瑶是齐沐之献给笔下的,好像确实是从西域来的。这北齐的皇上很是宠爱她,为了维护她,差点伤了将军府的和气。”
叶向尘端起茶盏,小心抿了一口,他在东辽早就听说过,有个叫汐禾的女人是天医族圣女,她四处游历,来到东辽。
那时的东辽还是个边陲小国,并且连年征战,又不知为何爆发了时疫。
新豐 小說
这时疫来得凶猛,东辽又不擅长医术,请了大巫师连续七日做法,也没有任何好转。
一时间东辽死伤无数,死的死,逃的逃。直到这个叫汐禾的出现,她不仅美若天仙,她的秘术还救了东辽国,并且这种秘术每次使用时都会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东辽皇帝,也就是叶向尘的父亲,巴域王,对这女子心生爱意,情难自拔。但是她的能力也很快被传到各国之中,成为了各国势力争抢,引发战乱源头。
叶向尘一直以为这是他父皇太过深爱汐禾,所以在心中神话了这个女子……
———-
“明日一早,就会启程回宫,按照春猎的规矩,大家可以赠出自己的猎物给心爱之人。”福德公公轻轻俯身行礼,退回齐轩身侧。
“陛下,臣乃大理寺少卿,今日想赠一只白兔送给沈家小姐。”一个英姿挺拔的男子,手里捧着一只活着的小白兔,走到沈心旁边。
齐若槿用手肘戳了戳汐瑶,“这大理寺少卿这么年轻啊。不过这样貌比皇兄还是差了些。”
汐瑶与齐若槿凑在一起,小声附和:“哪能只看外表,我看这少卿不错。兔子虽然常见,但是胜在是活得,最适合送女子,可见是费了一番心意的。”
沈心站了起来,神情有些犯难,还偷偷的瞧了一眼齐轩,“多谢公子,只是我不喜爱这些活物,只能辜负公子的美意了。”
“啧啧,看来这大理寺少卿是没戏了。”汐瑶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其实这沈心也是想不开,与其追着不喜欢自己的人,不如找个相爱之人,恩爱一生。
黄金法眼
齐若槿看汐瑶这小模样,拿起绿豆糕塞到她嘴里,“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嘛?你这叫吃瓜群众。”
汐瑶捂着嘴里的绿豆糕,含糊不清的问她,“吃瓜,给我吃绿豆糕干嘛?”
叶向尘向前一步,手里拿着白狐,“陛下,臣也猎得一物,想赠给陛下身边的汐瑶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