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暗處的人》-傳染二鑒賞

暗處的人
小說推薦暗處的人暗处的人
李玲发来消息,没有查到手机信号。
这下事情有点难办了。
大门紧闭,门前都有一层薄薄的灰,外卖单子和各种小广告也在门口堆积着。
大树和小刘的心里也终于对这件事上了心。
大树催促到:“开门。”
…………
在两个人的注视下,韩一方不情不愿的在门口的鞋柜抹额一圈。
屋里面灰尘的气息扑面而来。
大树挥舞着手臂:“不是,这多久没人住了。”
小刘赶紧把鞋套和手套递给大树,生怕破坏了线索。
慢慢的房间的全貌能展示出来了。
房间很大,从门口到客厅的沙发有一段距离,但是客厅里只有沙发和电视,沙发上面随意扔了两件衣服,显示主人没有长期离开的打算。
大树刚要往卧室里走去,韩一方突然说道:“你们……”
小刘卡过来,韩一方立马支支吾吾的转过头去。
显然卧室里有不能见人的东西。
果然,一进去之后,对着门的就是一个柱子,上面各种乱七八糟的绳子缠着,床上凌乱不堪,但是垃圾桶很干净,没有多余使用过的痕迹。
韩一方见认出来,有些不好意思:“这个,王放收拾很干净的,这里他经常带人进来,我只知道这些。”
小刘提着垃圾桶走到韩一方的面前:“除了你,还有谁知道这的钥匙。”
“我不知道,就我知道我自己。”韩一方的手颤颤的指着垃圾桶:“那个,只要是王放约完,基本上就这么干净,他非常爱干净的。”
见到大树不解的神情,韩一方赶紧说:“谁也不知道原因,他恨不得每次都用消毒液清洗自己,以前我俩在一起的时候,没少为了这事吵架。”
韩一方没料到自己嘴快,赶紧低下了头。
约定的梦幻岛
房中并没有第二个人的存在,所以在这里没找到任何的线索。
男大学生消失三天,音信全无,很快就得到了重视。
大树匆匆回了队里:“玲姐,你快点查查王放手机最后一次出现的位置,和这段时间常出现的地方。”
李玲早有准备:“这些都差了,最后一次和最近最常出现事在大学里面,并且在三天前的下午二点半也就是王放突然消失的时间,他的手机关了。所以很有可能王放已经遇害。”
老周也紧接着补充说:“有这种可能,我对比了周边的监控,没有发现异常,这个学校旁边有个河,这从学校回宿舍的路上还得穿过一个公园,那里面更是难查,如果王放避开摄像头,一头扎进去我,完全有可能。”“也不用专门避开,就走那边的话有树的地方,所有的摄像头都看不到的。”
大树眉头直皱,狠狠看了老周两眼之后:“扩大范围,这里一定回露出马脚来,学生不能出事,这种假设出现的概率很低,我们在王放的家里看到了他应该是对生活还有向往的,不会考虑这些,而且他应该是新谈了恋爱。我们下一步就是把这个男人找出来。”
李玲一愣:“男人?”
小刘点点头:“对,而且感情很乱,现在还没找到一个有用的线索。”
老周也来了兴趣:“那有没有特殊癖好啊。”
大树小刘还有李玲集体震惊的看向老周。
老周的厚脸皮也微微有些红:“见识不够啊你们,现在很正常,尤其是同性之间,更没约束了。如果某种癖好的话,这孩子说不定还真就没了。”
小刘不耻下问:“怎么说。”
老周叹了口气:“玩大了,正好三天了也能解决好一切了。”
初恋迷宫
老周说完,其余三个人立马投入到了火热的工作中。
直到被人嘴里塞了口枷之后,王放才终于从自己的口水中醒过来。
王放的手脚被困在了床上的四个角上,整个人呈一种大字状,非常羞耻。
雨天下雨 小說
关王芳的房间和之前他们睡得地方完全不一样。没有窗户,不见一点光亮。王放努力的思考着这个地方。挣扎着起来却被身上的绳子紧紧拽回到床上,而且绳子在他挣扎的时候越来越紧。
王放呼呼喘气,终于想起了,这里应该是胡玉景说过养狗的房间。这是把自己当狗了。王放心里一阵的冷笑和凄凉。
胡玉景突然走了过来,手里端着汤药,站在王放的身前,慈善的像个救世主。
但是王放认识到这个男人之后已经对他失去了好感,随着胡玉景的靠近,王放整个人都变得颤抖起来。
胡玉景被王芳的颤抖所取悦,不容拒绝的掰着王放的脸:“以后就当我的狗吧。”
王放拼命的咽口水,手脚一起努力的摆脱着胡玉景,但是依旧没任何办法,他被胡玉景捏在手里。
然后变成禁玗,最后只能臣服于他。
这几天里王放只有在去厕所和洗漱的时候能下床之外,其余的时候都被困在床上。
胡玉景给王放吃了很多药,所以现在就算是把王放松开,他也跑不了,但是绑着更有趣味。
昏昏沉沉间,王放想起了还正常的那几天,他们一起是,胡玉景执着的在他身上留下印子。自己还傻的答应他关掉手机享受二人世界。
不怪王放上当,当善良,高大,照顾人,体贴人,有钱长得好看,还会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摸着你的头给你分析帮你走出来的一个人,是个人都会陷进去欸当。
更何况是王放这个一直被大家忽视排挤的人,好不容易遇上的温暖,王放是要死死的抓住的。所以当胡玉景提出他们要有一个美好的夜晚和未来之后,王放更是对人无限服从了,就连以往的那些规矩也统统不要了。
只是谁能想到这是一个圈套,看着人往下跳,胡玉景笑着慢慢收网。
只是他低估了王放的内心,看清胡玉景之后,不管他怎么对自己,王放是再也不会为胡玉景所动。
再说王放从始至终也没跟胡玉景说过自己的身体。
监控范围扩大了一倍,工作量扩大的更是多,一闪而过的画面看的人脑子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