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無敵從獻祭祖師爺開始 起點-第618章 周天玄神!黑棺吞淵鑒賞

無敵從獻祭祖師爺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獻祭祖師爺開始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沉寂多年的黑色古棺显化,冲破穹顶,从幽深的大殿飞了出来。
恐怖的气息如劫云席卷,震荡天地。
封禁符文锁链浮现,泛起金光万道,向着黑色古棺缠绕过去。
砰砰砰……
黑色古棺震动如虚空崩裂,荡起的波纹竟然直接将那封禁符文全部震碎,可怕的威能压得灵照山剧烈颤动,巨大的山体不断滑落。
“发生了什么?又有人杀过来了?剑柱还是黑狱!?”有人惊悚大叫,流露出深深的恐惧。
自从当日剑柱李藏锋一剑断灵山,黑狱之主威压敕灵宫……
敕灵宫的弟子早已吓破了胆,似乎无论是谁都可以来此嚣张,巡回一游。
如今,这般动荡宛若末日来临,许多弟子都开始逃命,甚至有人直接放弃了希望,盘坐等死。
“当年我孤身入京,早知道就入玄天观了。”杨纪躲在殿柱之后,瑟瑟发抖。
作为一名敕灵宫弟子,他的身世极为悲惨。
他父亲早亡,母亲为了让他有个出路,不得已嫁给了毒死父亲的叔叔。
这才让他忍辱偷生,渡过了悲惨的童年。
天无绝人之路,杨纪十六岁那年,入山狩猎,寻到了一头黑皮狐狸,在其教导之下,他的修为突飞猛进,神通大成之日,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杀了叔叔满门。
到了那时候他才知晓,原来父亲的死乃是母亲策划,在汤药中下了恶毒。
杨纪伤心欲绝,然而他自小便由母亲带大,又怎么忍心拔刀相向?
最终,他只是出了一掌,将母亲挫骨扬灰,一把火烧了庄子,带着所有钱财远赴京城。
当年,他也曾经犹豫是该入玄天观,还是敕灵宫。
最终,年轻的杨纪看了敕灵宫的皇家背景,拜入门下。
可是谁能想到,短短半年不到,威震天下的敕灵宫竟然被人端了两次场子。
如今变故再生,杨纪已经开始怀疑人生。
“报应啊……母亲,我来了……”
杨纪盘坐在殿柱后面,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轰隆隆……
天空中,阴云压顶,一道道紫色惊雷划破长空,好似末日来临。
古老的黑棺越发邪异,黑气森然,神秘的符文闪烁如咒。
“怎么回事?”
就在此时,徐剑陵从虚空中。
这位敕灵宫天赋最高的大祭司终于踏入道境,一身修为突飞猛进。
可是如今面对眼前的黑棺,他却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
贼胆
当年上代元王被斩杀之后,这尊黑色古棺便从他体内浮现,将其封禁其中。
敕灵宫耗费了二十年的光阴,也威能将其打开。
这尊黑棺的材料仿佛不属于这个世间,就连不败叶神都曾经说过,这里面藏着生死边界。
轰隆隆……
突然,一层祥云清光笼罩,稳住了几欲崩塌的灵照山。
所有人看着天空中宛若薄纱的清光,纷纷松了一口气。
徐剑陵转头望去,不由心神一凛。
“宫主……”
叶妙仙踏空而来,衣裙如飞,风采依旧。
她的周身清光缭绕,可怕的威压将悬浮于虚空中的黑棺锁定。
“哪怕死后,你还是这般惹人瞩目吗?”叶妙仙美眸凝起,心中喃喃,美艳的脸庞难掩怨愤之色。
轰隆隆……
黑棺震动,一股虚无的波动从内部传出,破开漫漫清光,突破浩瀚苍穹,仿佛隔着万里之遥,不知投向何方。
……
此刻,刹那图腾。
通天古路的尽头,黑色小棺横档在周道的身前,散发出奇异的波动。
失落的祭坛上,那飘摇的黑影却是剧烈震颤起来。
“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渊祖的虚影发出了凄厉的吼声。
“周天玄神,黑棺封渊!”
就在此时,黑色小棺仿佛一把钥匙,于虚空中打开了一个缺口。
“那是……”周道双目圆瞪,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
在那缺口裂缝之中,一尊黑棺浮现,比起黑色小棺足足大了十倍,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周玄……”
失落的祭坛上,渊祖的虚影剧烈颤动,他似乎未曾料到,周道的身上竟然还藏着如此力量。
他更加没有想到,那个已经死去的男人竟然走到了这一步,留下了如此手段。
轰隆隆……
黑棺虚影压向了那座失落破败的祭坛,一股吞吸之力从中逸散出来,好似洪水决堤,不可阻挡。
那种吞吸之力与渊祖的气息竟是如出一辙。
“这是老爹留下的手段!?”
周道惊疑不定,终于知道所谓元王遗产的真正用途。
这尊黑棺似乎可以承载渊祖的力量。
那天不能承,地不能载,岁月光阴不能磨灭的力量,竟然有了封禁之法。
古往今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强如当年道王横空出世,都无法彻底掌控这股力量,需要以妖神大劫重新培育。
那祭坛之上的虚影,便是两年前来刹那图腾培育出的渊祖之力。
如今,黑棺显化,那道虚影如同惊龙吸水,一股脑地被吸入黑棺之中。
“釜底抽薪!?这是要将此地的渊祖之力统统吸走?”周道错愕不已。
原本,他只是想要多加一把锁。
如此以来,即便日后王通掌控妖神大劫,也无法取走禁锢之下的渊祖之力。
可是现在,周玄留下的手段更加霸道,他竟然直接将培育了两千年、积攒了两千年的渊祖之力统统摄走。
这如果被王通知晓,他估计得吐血。
“牛逼,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周道不得不心生佩服。
他那死鬼老爹走了已经二十多年,可是留下的诸多手段却是影响深远。
就连妖神图腾内的渊祖之力都算计到了。
那尊黑棺便是承载渊祖之力的容器。
“好,很好,越来越有意思了……”
渊祖的声音消散在通天古路之上,那古老的祭坛仿佛失去了生命,暗淡无光,最终消失在了通天古路的尽头。
“封住了!?”周道有些恍惚。
积攒了两千多年的渊祖之力就这般被黑棺彻底吸收了。
轰隆隆……
黑棺虚影震荡,似乎意犹未尽,没有退走的意思。
那古老神秘的气息席卷而来,将周道锁定。
“什么意思?”周道一怔,没有反应过来。
嗡……
突然,一缕白光从周道的丹田炁海飞了出来,赫然便是献祭大妖河伯遗留下的那截指骨。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周道疑惑着。
就在此时,那截指骨泛起乳白色的光华,在黑棺虚影的影响下竟是包裹着周道冲出了刹那图腾。
黄金殿内,一众弟子正聚集在一起议论着刚刚图腾世界内的所见所闻。
“王元太厉害了,他居然打破了道王留下的咒言,踏足图腾世界。”
“你们是没瞧见,他深入通天古路,与屠狂生大战。”
“胜负如何?谁输谁赢?”
“不清楚,隔得太远了,那种战斗谁敢靠近?看来传言非虚,王元此人神通非凡,林戒之后足以扛起灵脉大旗。”
“有这么玄乎吗?能不能从通天古路走出来还不知道。”
议论声此起彼伏,有人冷笑,来自道脉,十分不看好周道。
轰隆隆……
就在此时,刹那妖神的图腾猛地震荡,一道白光如长虹贯日,横飞出来。
“王元……他出来了……”
有人惊呼,瞪大了双眼,于那白光之中看清了周道的面容。
嗡……
白光如剑芒吞吐,猛地转向,竟然没入另一幅妖神图腾之中。
“玄冥妖神……他……他怎么会……”
李罪业从人群中冲了出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此刻,锁妖狱深处,黑石大殿。
虚空如镜,映照出黄金殿堂内的景象。
“师傅,那小子……”夏红鱼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画面,俏美的脸庞露出匪夷所思的神色。
如果她没有看错,刚刚那道白光的确是王元所化。
他不仅打破了道王的咒言,活着从刹那图腾中走了出来,转瞬之间,便又进入玄冥图腾?
武道神尊 神御
这简直不可思议。
“灵脉真是出了一个有意思的弟子……”
王座上,头戴草帽的中年大汉露出了迷之微笑。
当日淘宝会上,王元买下大妖河伯尸骸的时候,他便已经注意到了这個年轻人。
直到王元进入刹那图腾,这位锁妖狱的总狱官终于生出了兴趣。
如今周道的举动已经彻底勾住了他的目光。
“啧啧……这小子比林戒还有意思……”陆海王扶了扶头上的草木,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夏红鱼不禁侧目望去。
锁妖狱总狱官的地位可不在五脉首座之下,到了他这等层次,能够引起其兴趣的人和事可不多。
每当他做出这个动作,便表示眼前的东西令他动心了。
“师傅,你不会是想……”夏红鱼生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旋即又摇了摇头。
“他可是灵脉弟子啊。”
“灵脉弟子又怎么了?万法象那个老东西这些年从我这里拿了多少好处?”
陆海王的目光一瞬不瞬,死死地盯着画面中的场景,他舔了舔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
“到嘴的鱼儿还能放回大海吗?”
陆海王与万法象的命运轨迹有些相似。
那位灵脉首座乃是山贼出生,他早年却是在海上漂泊,打家劫舍。
直到后来,他在大海深处寻到了一处秘境,方才踏上修行之路,离开大海,命运辗转,进入龙虎山,成为了锁妖狱的总狱官。
正因为如此,陆海王与万法象可谓是意气相投,两人的行事作风也颇为相近,只要是看上的便要弄到手。
“师傅……怎么没有见到屠狂生出来?”夏红鱼心头咯噔一下。
曹不凡与屠狂生明明先行一步,可是如今周道出来了,这两人却没了踪迹。
“管他们干什么?”陆海王漫不经心道。
此时此刻,他的眼中唯有周道。
……
玄冥图腾。
这座世界与刹那图腾不同,通天路好似一条江河,波涛汹涌,漫无边际。
不断泛起的波澜之中偶尔有古老的宫殿浮现,宛若龙宫一般,不知藏着何等凶险。
此刻,通天路的尽头。
苏玲珑的衣裙沾染着血迹,她走过一座座骨山,眼前的场景让她颇受触动。
大鲤子似乎也没有了生气,浑身金鳞暗淡无光,蜷缩在苏玲珑的身侧。
“主人,这地方透着邪性。”金鲤嘟嘟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
就在此时,苏玲珑的心神却是完全被眼前浮现的古老祭坛所吸引。
祭坛上,神秘的黑影如火光摇曳,散发出来的力量混然若天地相合,那种玄妙让她心醉。
这股力量仿佛便是世上最完美的力量,不灭不朽,不坏不空。
“渺小的人类,踏上祭坛,经受洗礼吧。”
空灵的声音在苏玲珑耳畔回响。
通天路的尽头,便是道王孕育的渊祖之力,一旦契合,便可以掌握妖神大劫,成为日后道王开启此地的钥匙,否则便要成为培育渊祖之力的养料,永远地留在此地。
此时此刻,苏玲珑怎么可能经手得住渊祖的诱惑?
她的眼中唯有那古老的祭坛,美眸中透着无比的虔诚与渴望,漫步走向前方。
“师姐,我劝你还是不要上前为好。”
就在此时,一阵轻慢的声音在苏玲珑的耳畔响彻,将她的心神拉了回来。
苏玲珑怔然,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现,横档于身前。
“王元……你怎么会……”苏玲珑看清来人,不由露出惊异之色。
灵脉弟子竟然能够踏足图腾世界?
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一念 小說
“小鬼,又是你……”
渊祖的声音猛地响起,透着深深的恼怒。
这尊天地间最不可思议的存在,他的每一缕力量都拥有着渊祖的意志。
此时此刻,当祭坛上的黑影看见周道,刹那图腾世界内的一切便立刻知晓。
“老东西,你以为我杀不进来吗?”周道冷笑,手中紧紧握着那枚莹白色的指骨。
大妖河伯,他进化之路的终结便是【玄冥妖神】。
这截指骨正是他领悟妖神谱系所凝聚出来的精华,依仗此物,周道自然能够进入玄冥妖神的图腾世界。
“王元,你……”苏玲珑面色微变。
通天路的尽头隐藏着一尊神秘的存在,王元竟然能够与之对话。
而且看样子,他们似乎早就相识,彼此相知。
“老东西,我说过,这一世必斩你。”周道暴喝。
他双手结印,开启黑色小棺。
霎时间,虚空裂缝再次浮现,黑棺虚影恍若一艘巨舟撞向了古老祭坛。
恐怖波动降临,如惊龙吸收,吞噬黑影。
“好……且看你这一脉如何绝灭人世……”
渊祖的声音豁然炸裂,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
轰隆隆……
黑棺虚影将祭坛上积攒了两千年的渊祖之力全部吞噬。
黄金殿内供奉的九大妖神图腾,转眼之间,玄冥,刹那两大妖神的渊祖之力便被黑棺吞噬。
……
此时,敕灵宫上空。
黑色古棺的本体被一层乌光笼罩,附着在上面的符文不断蠕动,好似在吞噬消化着什么。
片刻后,黑色古棺恢复如常,周遭的一切异象尽都消散。
它重新飞入敕灵宫深处的殿宇,再也没有了动静。
“宫主,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徐剑陵又惊又怕,忍不住问道。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装殓周玄尸身的棺木竟然蕴藏着如此神妙,能够自主显化?
那等威能让他这等道境强者都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最关键的是,刚刚那具黑色古棺的内部似乎产生了变化,偏偏他们却看不穿这种变化到底为何。
“周玄……你到底……”
叶妙仙银牙紧咬,迈步走向了敕灵宫深处。
……
夜深了,皇宫大内。
乾阳殿内,香火缭绕,清纱幔帐内,那高高在上的身影看着手中的奏折。
“陛下,刚刚的动静似乎是从敕灵宫传来的,要不要派人去问问?”旁边的老太监恭敬地问道。
“不必了。”
秦皇放下了手中的奏折,捏了捏眉心。
“朕乏了,伱们退下吧。”
“遵令!”
一众宫人伏着身子,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诺大的乾阳殿便只剩下那位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
“不愧是周玄的儿子……”
“不愧是落日宗的香火啊!”
一声冰冷的叹息声缓缓响起,消落在清寂的大殿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