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蓋世 逆蒼天-第一千九百九十一章 殘缺新神熱推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泯然星域。
黯淡无光的恢弘殿堂,虞渊的那具阳神静坐不动,掌心握着一股生命原液。
犹如活物的生命原液,涌动着生机盎然的清香,蕴藏此界源血的生命真谛,具备夺天地造化的神力。
它变幻不定,时而为剔透晶莹的生命祭坛,时而为一颗跳动心脏,时而为众多血脉晶链交织的网。
它不断地展现着奇妙,和虞渊的心脏发生共鸣,仿佛和源血也存在着感应。
在时间秘域,虞渊以本体驾驭斩龙台,轰杀雷蒙兽神、九尾黑狐、天星兽神,加上钟赤尘奉上的麒麟、火烈鸟两头兽神,才成功凝炼出这股珍贵至极的生命原液。
由阳神亲自淬炼的生命原液,他最初是答应了卡多拉思,让卡多拉思以此永生。
却因卡多拉思在深渊之巅,向光之源灵寻求光之终极奥秘,卡多拉思后续立场和态度不明,他决定暂时保留这股生命原液。
不久前,他动了将其交给妖神绿柳的心思。
然而,得知自己的十级血脉,袁离并没有参与太多,袁离也不能如对待荒神那般对待他,而且他血脉不会再次跌阶以后,绿柳竟笑着拒绝了。
理由也很简单,他绿柳尚有悠久的寿命可用。
他不想为了永生,在胸腔心脏凝炼出“生命匙链”,成为虞渊的傀儡和扈从。
他不想被人随时找到,不想被虞渊感知思想和心智。
全能弃少 小说
既然他没迫切到需要立即永生,自然不想因为“生命匙链”的存在,而受制于虞渊,从此身份不再对等。
在别人的眼中,永生或许是梦寐以求之物,可对现在的绿柳来说就是枷锁。
于是,这股虞渊精炼出的生命原液,具备缔结“生命匙链”,亦能缔造新生物种的奇物,就在他手中暂时保留了下来。
“它是知道的。”
虞渊喃喃低语。
浩漭的界壁,被韩邈远炼入到玄黄道旗以后,虞渊阳神和本体就能保持互通。
所以,他此刻在浩漭,在地火山脉经历的所有事情,都能实时地被阳神感知。
地心之炎的种种做法,还有那股浩漭意志的默许,都表明了一点。
它们知道在自己的手中,此刻刚凝炼一股生命原液,于是便索要这股生命原液。
他突破到十一级的这具阳神,能改变躯身形态,具备和斩龙台相似的力量。
他手中的这股生命原液,能够以阳神送到斩龙台内,供他的本体取出来,将其丢向那个炉盖掀起的天地熔炉。
为那个有着莫白川气息,却不是莫白川的炎晶骸骨,凝炼出一颗神奇心脏。
可他没那么做。
呼!
忽然,阿德里娅如幽灵般,以魔魂透墙而入,没有引起墙壁上任何阵列的波动。
“不要将这股生命原液送出去。”
魂之形态的阿德里娅,如一团紫色火焰燃烧着,她在虞渊的面前,立即表明了态度:“那股极炎想要缔造的全新族群,名为炎魔族。有了你的这股生命原液,炎魔族或许能如星空巨兽般,直接就具备永生的可能!”
“极炎得到了它的全力支持,炎魔族如果当真诞生,可能会是其它族群的末日!”
阿德里娅忧心忡忡地说道。
血肉之躯在泯然星域,可魔魂却散落在各界的阿德里娅,竟然也知道发生在浩漭地火山脉的那些事。
她居然还知道,极炎要造就的全新族群,被称呼为炎魔族!
“你也在浩漭?”虞渊皱眉。
“有一部分。”
阿德里娅坦然承认,“那些地魔,还没有从浩漭离开,他们聚集在七彩湖。他们是我的眼睛,一直帮我盯着浩漭的动静。在浩漭的界壁消失以后,我就能和七彩湖的那些地魔,达成魂之连接。”
“还有……”
停了一下,她又道:“那个吞没众多火焰异兽,和异族的熔炉,有我父亲刻印下来的魔纹,也能让我看到点痕迹。”
“就是通过熔炉中的魔纹,我隐约感知出,极炎时而泛起的意识涟漪。它称呼这个新生的族群,叫做炎魔族,它期待炎魔族成功现世后,如你们深渊人族,我们源界天魔般,燃尽这一界的众生。”
“它要推动炎魔族,灭掉明光族、星族,暗灵族这些族群,让炎魔族取而代之。”
阿德里娅轻喝。
“而且,这个炎魔族还得到了它的插手,亦有它的魂之力量,烙印在炎魔的灵魂。是它和极炎一起,想要缔造出炎魔族。”
“你说的那个它,可是来自于深渊的那东西?”虞渊道。
阿德里娅轻轻点头。
虞渊握在手中的一股生命原液,在他深沉目光的注视下,缓缓消失在掌心,“它不会以这股生命之力,缔造出炎魔族群。”
……
浩漭,万众瞩目的地火山脉。
虞渊看着“莫白川”从天地熔炉浮露,以炎晶骸骨望着自己,还伸出没有血肉筋脉的骨手。
它是在索要。
山脉的周遭,还有天上、地下的各方大修,都在以各自的方式盯着地火山脉,看着他和那具炎晶骨头的僵持。
此时此刻,这具以“莫白川”形态锻造,站在天地熔炉的神奇骸骨也令人惊叹。
造化炼神 追逐时光
不知为何,如周苍旻、方耀,徐璟尧,元阳宗几位山主为代表的人物,仅仅看向这具没有血肉的炎晶骸骨,便有一种处处遭受压制的沉闷感。
似乎,只要这具炎晶骸骨有了血肉,有了清晰面容,它就能决定自己的生死。
“不要!”
人鱼之森(境外版)
“可千万不要成形!”
“它不该现世!”
采集诸天火源,以不同火焰大道修行者,本能地觉察到不对,在心中暗暗惊叫。
然而,极慧却在临天山脉不愿现身,曹嘉泽依然坐镇在陨月禁地。
韩邈远、林道可、檀笑天尚未归来。
其余的,如陆宏鹏、巫冉、曹嵇般的新晋至高,都收到了极慧的传讯,让他们不要干预地火山脉的任何事。
所有人都保持着克制,都对地火山脉的异常,对虞渊的做为,选择了做壁上观。
可是……
秦珞在抵达至高以后,进入的那一轮炽烈太阳,却在这时呼啸而来。
有形的死亡炎能,已经向着浩漭的众生笼罩过来,让众人感到无力和颓丧。
因太阳的临近,浩漭地表仿佛在燃烧,天源大陆,寂灭大陆,乾玄大陆,似乎都成了地火山脉,成了赤\魔宗般的火焰之地。
湖泊和溪河在干涸,海域内的海水,在一点点地变浅。
那些勉强存活下来的百草和花木,因水分流失干净,因太阳的临近而枯死。
天地如干裂的要炸开一般。
“我不给你。”
太古至尊 两处闲愁
虞渊低头,见大地慢慢撕裂,见深藏地心的熔岩汁水,如要尽数涌出来,冷笑着说道:“你和我交易的方式,你对我示好的方式,我并不喜欢。”
哗!哗哗!
一座座的火山口,喷薄出烈焰洪流,如瀑布般射向那一轮大日。
十几块沉落在地心深处,不知有多少年头的“太阳晶核”,纷纷化作微小的太阳,飞向那颗临近的太阳。
与此同时。
先前被地心之炎,从荒界青蛙口中剥离的七颗太阳,在地底的火焰之心走了一轮后,也向天外的太阳飞去。
这是一幕足以载入史册的壮阔画面。
火海如逆流瀑布,诸多微缩以后的“太阳”,向永照浩漭的那一轮大日而去,并在极短时间落入其中。
喀喀喀!
被秦珞视为大道根脚,被他祭炼过的天外炎日,上方有宫殿崩塌,赤红大地轰鸣着,导致炎日突然裂开。
一霎那后,太阳的炽烈光芒,和无处不在的焰火,竟在迅速消失。
在众人的眼中,这轮永恒点亮浩漭的太阳,似乎被人给分食了。
它急剧缩小着,暗藏在它内部的炎能,太阳之火,随着它的缩小而不见了。
直至,它成了另外一颗“太阳晶核”。
而这一颗较大的,最为璀璨的“太阳晶核”,在其余“太阳晶核”的拥护下,忽然又落向了天地熔炉。
一颗颗“太阳晶核”,像是果实般挂在“莫白川”的胸腔,如脾,肺,肾等器官。
就差一颗心脏。
呼!
沉落在地心的辕莲瑶,也从一座火山口再次浮现,在她的灵魂深处,多了一块烧红烙铁般的奇物。
那是一席神位!
烙铁般的神位,有着许多虞渊能直观看到的缺陷,有不少焦黑之处,存在着尚未炼透的残缺法则。
辕莲瑶没能真正领悟的,火焰法则即便烙印下来,看着也是不对劲。
“成神了!”
“赤\魔宗,又出现了一位新神!”
“在莫白川之后,她是第二个得到地心之炎青睐,被送到了神位的至强!”
明里暗里,关注地火山脉动静的那些大修,看到这朵“炽烈红莲”跃出火山口,性感妖娆身躯被充满神力的火焰环绕着,不禁羡慕地赞叹。
唯有陆宏鹏,巫冉,还有曹嵇般的至高,才知道她的封神,存在着巨大缺陷!
她的封神如儿戏一般,脆弱到随时都能崩灭。
“不太对。”
巫冉仔细看了一下,挠了挠头,突然道:“她本该魂飞魄散,本该因突破的基石不够牢固,在封神的那一霎就死去。”
“在浩漭,从没有过她这样的先例!”杜远尖叫。
天外,最后一轮太阳终于消失了。
只有明月的清冷光芒,还在照耀着浩漭,让这个变得越来越奇怪的世界,还存在着淡淡的银亮光辉。
“你……”
眼见辕莲瑶从地心踏出,漂浮在群山间,虞渊生出一种极其别扭不妥的感觉。
在辕莲瑶的脑海中,在她的神位内,虞渊感受不到她的原始魂印。
辕莲瑶如突然不存在了。
也是在这时,辕莲瑶朝着那只火凤凰,忽然伸出了手。
她像是招呼着什么东西。
没了羽毛,皮肉,器官的那只荒界火凤凰,只剩下一具红玛瑙般的骨身,在辕莲瑶伸手的时候,猛地向着辕莲瑶飞去。
火凤凰落在了辕莲瑶的手中,她的红玛瑙骨身,被辕莲瑶掰断成一截截。
骨身断裂的那一刻,这只被妖凤稚雅说服,一心想要来源界浩漭,想要借此方天地的火之源灵,寻求十一级突破的荒界火凤凰,就真正地死透了。
她的一道火魂,消失在了天地熔炉。
她十级的兽神之骨,被辕莲瑶掰断为一截截后,又以地炎火水揉炼着,竟然化为了一柄狭长的火焰刀。
这柄火焰刀,在辕莲瑶的手中,缓缓指向了虞渊。
软的不行,它这是要硬来了。
它寄托在了辕莲瑶体内,以辕莲瑶为意志的承载,以辕莲瑶这具残缺的新神,向虞渊置身地火山脉的本体砍来。
漫天流火,因这柄火焰刀的指向,先在虞渊的脑海点燃。1
准备施展灵魂秘术的虞渊,灵魂骤然一疼,意识陷入浑噩状态,已分不清东南西北,分不清自己是谁。
……